•  
        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公园文化生态文化 > 重阳登高五脑山
        • 分 类:
        • 搜索范围:
        •  

        重阳登高五脑山

        作者:陶建军日期:2015年10月23日 16:14

        古人,重九登高,留给我们多少不朽的诗作。
            有写的豪情满怀的:“飞来峰上千层塔,闻说鸡鸣看日升,不畏浮云遮望眼,自缘身在最高层。”
            有写得孤寂落魄的:前不见古人,后不见来者,念天地之悠悠,独怆然而涕下。
            有写的温情缠绵的:秋叶风吹黄飒飒,晴云日照白鳞鳞.归来得问茱萸女,今日登高醉几人。
            有写得思绪重重的:独在异乡为异客, 每逢佳节倍思亲. 遥知兄弟登高处, 遍插茱萸少一人。

        也有写的悲悲戚戚的:风急天高猿啸哀,渚清沙白鸟飞回。 无边落木萧萧下,不尽长江滚滚来。 万里悲秋常作客,百年多病独登台。 艰难苦恨繁霜鬓,潦倒新停浊酒杯。

        或许就是因为这种怀古情愫,我也喜欢在阳光明媚的秋日,登上望远,看萧萧落叶,听悠悠鸟鸣,访山中幽径。
            对于我,重九登高的最好的去处,莫过于家乡的五脑山了。说到这座山,人们会很自然的想到帝主庙、麻姑仙洞、近月古寺、毛玠手书“万古高风”遗址、道观烟霞、还有将军读书亭、菊花园、虎形海等等,这些都是人们耳熟能详的,我也不想多说。对于我,这个生於斯长於斯的人来说,五脑山可是满山都是神异,满山都是传说,满山都是奇景的。
            我喜欢在山上听竹。从五脑山北麓登山,在到麻姑仙洞途中有一大片竹林,静月宫安静的坐落在这青青翠竹当中,听奶奶将,这片竹林是有来头的。
            相传好多年以前,夏季大雨连月,一个雨丝瓢泼的中午,这竹林所在的山谷中,突然巨响如雷,黑云飞天,一条巨龙从山上破土而去,飞上天庭,随着巨龙飞升,一股强大的水流,从山谷中冲了下来,所过之地,泥沙石块无数,摧毁山下无数两天。为了阻止这片山谷,再出恶龙,人们听风水先生的指教,在这山谷中变种翠竹,翠竹枝繁叶茂,盘根错节,自此这里就得到安宁。
           小时候的听到传说,一直到读书以后,才得以破解,你所谓的起龙之说,不过就是山上连绵阴雨,水土流失,引发了一场规模加大的泥石流,泥石流从高处冲刷而下,能量巨大,加之阴雨,雾气腾腾,自然有巨龙腾云驾雾之象。
            如今的竹林,密密匝匝,重重叠叠,郁郁苍苍,有的秀颀而高,挺有迷人的风姿;有的高傲挺拔,就像身强力壮的青年,有的看来出世还不久,却也亭亭玉立,别有一番神采。走在竹林间的小道上,那种曲径通幽的宁静,足可以让每个世俗浮躁的心安静下来。
           竹林当中,时时会听到各种美妙的音响:那虫鸣,就像是某人在拉着琴弦,轻轻低诉,时而远时而近,时而有时而无,闪闪烁烁,缥缥缈缈,那鸟叫,叽叽喳喳,呼朋引伴,此起彼伏,清新悦耳,就像农家的少妇们隔着院墙在讲述着城里的新奇,那风声,一阵阵荡过这山谷,似乎在与竹林逗乐,一会劲吹,一会轻抚,因此这翠竹如少女婆娑着自己的身姿,竹枝的摩挲引发出动听的歌声,间或也有漫步林间小道的人们的呢喃私语,或是情话,或是笑语,或是轻歌,一切是安宁和美妙。
            听着这竹林中这天籁的,我的心思如河水,被这些美妙的一项涤荡、沉淀得清澈见底,水中游鱼细石都能清晰可见,我的思绪心啦,在这美妙的歌声中,在这清凉的竹林里,正想实实在在的进入了睡眠,睡得死死的,永远停留在那个优美的旋律中,停留在那个凉爽的竹林里,永远蹲在那个清澈的河边,洗洗脸,冰冰手……
            我喜欢在山上访古。正像刘禹锡所说:“山不在高,有仙则名”,五脑山不高,最高处霸王寨海拔只有340
        米左右古老的五脑山,可是也许由于有了麻姑和张十七相公曾在此山上得道,使得此山遐迩闻名,文人在这里修身养心,舞文弄墨,激扬文字,武士在这里顿兵驻守,开疆拓土,耀武扬威。文人武士的激情演绎,使得这做做低山,有着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,走进五脑山,就象走进了一座历史文化的殿堂。
            重九登高时节,我又登临了最高峰霸王寨,极目远眺,虎海如镜,周围的菊花园五彩缤纷;茶树林如海,人们正在其中辛勤采摘。可是我更喜欢的是,去走走霸王寨山坡上那一条蜿蜒曲折的古城墙。它屹立在“霸王寨”所在的山坡上,年代久远,风雨侵蚀,岁月磨练,那城墙上面的石头早已经开始风化,就像硬汉的肌肤,风啃雨淋,已经斑驳腐蚀,可是因为是硬汉子,它依旧屹立在岁月的长河中,拦截着从山上冲积下来的落叶和尘土,滋养着上面一棵棵高大的松树。
             据说,这是西楚霸王项羽带领楚军曾经驻扎过的地方,如今的山林就是当年楚汉两军浴血的沙场——“古战场”。想起了项羽,怎么能不想起那首“力拔山兮气盖世,时不利兮骓不逝。骓不逝兮可奈何,虞兮虞兮奈若何!”怎么能不想起那首“ 生当做人杰,死亦为鬼雄。至今思项羽,不肯过江东。”抚摸着日渐锈蚀的城墙,翻开这日益远去的历史,遥想当年,项羽凭借此处绝好的地理优势,和刘邦展开一场浴血奋战,击退汉军的攻击,大胜刘邦。立于林中,耳畔依稀响起古时战场上的厮杀声,刀光剑影中,似乎看到项羽身披战甲,叱咤风云,横刀立马。那时一种大丈夫的豪气和傲岸,那是一种历史巨人的自信和张扬。是的,项羽是失败了,项羽是无言回见江东父老,可是项羽确实顶天立地的英雄。当我抚摸着这城墙,抚摸着这段遥远的历史,我的心潮如波澜一浪接一浪的翻滚。

            我喜欢在山上探幽。我喜欢在“烟霞古道”上漫步探幽,据说这条古道上,麻姑在这里羽化,张十七相公在这里登仙,时代久远,这条古道被人们发现并且重修,在五脑上茂密的林海中,蜿蜒曲折,引领着人们体会这绿色氧吧的幽径清新,
             听老人们说烟霞古道边有麻城“八景之一”——“道观烟霞”的遗址,那个古老的道观在历史的更迭中早已经不复存在,消失在森林里,可是留驻在人们心灵里。多年来,人们终于恢复了那条古道,古道边现存有高大的石崖,上有古人留下的摩崖石刻,崖下的潭水清澈见底,静静流淌,有名的“烟霞”就是从这里升起的水雾。走在烟霞古道上,古道两边,茂林修竹,青树翠蔓,蒙络摇缀,树枝藤萝常常牵扯着我的衣襟,绿树成阴,树多得像一片绿色的海洋。大树的叶子又绿又密,有的撑开的一把把大大的绿伞。有的像蒲扇,有的像贝壳,有的像瓜子,它们的形状真是千奇百怪,百看不厌。“蝉噪林逾静 鸟鸣山更幽”一两个人走在这小径上,旁边的虫声,鸟叫,溪唱,感到的一股神秘的气息,我走在那幽静的小道上,听着动听的昆虫叫,看阳光被树叶遮得严严实实,来到了一个潭,虽然很小,但是漂亮,一丝瀑布从天空中飞流而下,我用手挨了挨水,啊,那感觉从手一直冰到心,那水简直是冰箱里的水,冰得舒服,凉凉的。走进这片树林,每一棵树都是我的知己,它们迎面送来向无边的青翠,每一棵树都在望着我。鸟儿的歌声充斥在山谷间,似乎是呼唤我的名字,唤醒郁郁苍苍的树。风拂过,沙啦啦地响,漾起无法抑制的快乐与满足。带着山野中自然的青草与野花的幽香的空气,与蓝天白云相交映,形成一幅美丽到不用加任何修饰的画卷。我会轻轻拔起一个草茎,在手里摩挲,我会捡起一朵落花,捧在手中,我嗅到了大自然的芬芳清香;我会拾一片落叶,细数精致的纹理,我看到了它蕴含的生命的奥秘,在它们走向泥土的途中,我加入了这短暂而别有深意的仪式;我会捧起一块石头,轻轻敲击,我听见远古火山爆发的声浪,听见时间隆隆的回声。我会模仿一声鸟叫,企图能够与这些佳禽交流一下山林中的喜悦。
            呵呵,不多写了,五脑仙山,那座我家乡的山,美不胜收,我是游不够的,我是写不完的。我的梦更不会断的。( 陶建军)

        上一篇:

        下一篇:

        所属类别: 生态文化

       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