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脑山
资讯分类

麻姑酒

2019-07-17 10:44
麻姑酒
作者:刘明西
 
  不知是杀了太多的人,还是老天爷发怒,天与地连在一起,没有白天只有黑夜,大地象死了一般。紧接着又是瓢泼大雨,一下就是一个多月。那段用死尸堆积起来的城墙,背靠大河,河水正好在这里撕开了一个口子,把成千上万的死尸都冲进了城里,诺大的一个城池象一座鬼城。
 
  麻秋看着抬也抬不完的死尸,急忙下令撤兵。出城门不远打先锋的骑兵,血流满面地跑来,说敌人早就占领了这里通向中原的五个关口,如果要冲出去,等于送死。麻秋没有办法,下令往后退。而雨继续在下,不过比先前小了许多。麻秋一面差人打扮成灾民,混出关口,火速前往太原求援;一面吩咐部下,四处捕捉灾民,那怕是老弱病残的也不放过,他们一捡光白骨,麻秋又要他们抬土修城。
 
  说也巧,麻姑替父王抓了几次背,父王的背再也不痒了。这本来是好事,但背不痒的麻秋,手又发痒了。这几天他又是变得暴戾无常,几乎天天要杀人。每次杀人掏出心脏后,部下都要抬出一罐子烈酒,他咕噜咕噜几口就喝光了。喝光后就醉,醉后就蒙头大睡。
 
  麻姑看见父王又在掏心杀人,几天几夜合不上眼,她坐在阁楼里,一动也不动。待丫环进来跟她梳头时,发现那原来一半未曾发白的青丝,全变白了,而眼前的麻姑,一头银丝,恍然天外仙人。
 
  城墙那边又传来了一阵阵痛苦的尖叫声,那显然是父王又在杀人。麻姑叫丫环抱出一罐酒,说:“这是我细心酿造的糯米酒,万一喝醉了,也不过是四肢畅适,就像高卧在丝绸被子上一样,快送给父王,让他一饱口福。”麻秋杀完人,还没喊拿酒来,丫环就把酒坛送到他眼前,他仰起脖子,一口气就喝光了,喝完后举着酒坛问丫环,“这酒象甘露一样好喝,哪位仙人酿做的?”丫环一一道来,麻秋就叫士兵把女儿房里的酒作乐,醉后就睡,睡后就软,这样一来,他全然忘记了杀人的事。尽管父王没有杀人,麻姑看到城池修建进度还很缓慢,她的心怎么也高兴不起来。